数澜科技甘云锋:我就是那把“风剑”

学习委员    发布于:2020-04-16 浏览 291

“风剑”,是甘云锋的花名,取自《魔兽世界》一把传说级武器,寓意逐风者。曾经,风剑是无数战士遥不可及的梦想;如今,它是一位创业者用以自居的信念,用足够的耐心和坚持,抵达可见的未来。

“风剑”,是甘云锋的花名,取自《魔兽世界》一把传说级武器,寓意逐风者。曾经,风剑是无数战士遥不可及的梦想;如今,它是一位创业者用以自居的信念,用足够的耐心和坚持,抵达可见的未来。

这次采访的最大悬念,是风剑的鞋。

前两次和风剑见面,都在夏天。无论是全国双创周的舞台,还是超千人现场参与的数栖大会,风剑都是凉鞋Style登台,用实力说话。

出乎意料,采访当天风剑蹬着一双皮鞋。他笑称,日程表上多了很多接待工作,来自行业的头部客户越来越多,合作规模和深度都超乎意料,所以转型商务风。

在数据中台行业系统探索3年有余,数澜科技积累了近4600家客户、106家大型客户,逐渐在地产、金融、安全等垂直行业形成服务规模。近期,风剑宣布数澜终止B轮融资,靠自己活下来,回归初心——做数据应用基础设施供应商。

这次深聊,强化了风剑留给我们的印象:内心极其坚定。

“梦想在特别遥远的地方,到那里也需要很长很长时间,可能外界对我们的认知远远不足以支撑它。我们要把这个过程放在足够长的时间尺度里,用足够的耐心和坚持,一直往前走,不要回头。”

谈战略布局:

坚持做数据应用基础设施供应商

通过数据应用方法论和核心产品「数栖」,帮助企业构建数据中台,数澜科技在短短三年内跻身准独角兽榜单,帮助万科地产、旭辉集团、宝马、方太集团、兴业银行、百果园、时尚集团、温州检察院、视源股份等25个行业、106家大型客户,完成数据中台落地与赋能,助力企业聚合内外部数据,把原始数据转化为数据资产,支撑高效的数据服务,最终提升企业决策水平和业务表现,不断深化数字化转型。

章丰:你一直强调数澜要做横的(平台型)公司,打造开发者生态,但是竖(垂直)的头部客户更容易达成可见的规模化收入,怎么看待这个选择?

风剑:头部客户的确会在行业内形成规模效应,但我们认为数据中台未来必须要有一个庞大的开发者体系支撑。数澜定位很清晰——做数据应用的基础设施供应商。我希望未来三年是数栖云的潜伏期,源源不断地积累客户数量,收集客户反馈,慢慢地做转换。当前整个行业属于起步阶段,所以整个开发者生态建设很关键。我们发现SaaS产品推出后,用户兴趣很浓厚,但同时很多用户也面临“不知道怎么玩”的烦恼。

数据中台实际上是数据应用的服务框架+数据实施方法论两者结合的产物,方法论的落地也需要大量头部客户来论证。一方面,头部客户的业务复杂度、体量在行业内是领先的,能够检验我们产品自身是否优质。另一方面,头部客户无论在认知层面,还是产品层面,都是行业的领头羊,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所以头部客户无论是战略还是战术上,对我们来说都是极具价值的。

章丰:在服务标杆客户和做基础设施供应商的两个角色之间,我注意到你之前有一个理论,叫“工具+方法论+行业最佳实践”?

风剑:这是我们比较坚持和认可的方法。如果不一个个项目做,可能数澜要死;一直做项目,可能数澜会偏离它成立之初的使命,因为公司从成立那天起,坚定不移的使命就是让企业把数据用起来。无论市场如何千变万化,数澜都会坚定地做数据应用的基础设施供应商。

我把企业级服务分为三大类:

个人级企业服务。比如员工办公电脑租赁,这类服务粘性是比较差的,如果公司给我租来的电脑不好用,我想用自己的,公司允不允许?肯定允许。或者这台电脑坏了,换一台,很容易切换。

部门级的企业服务。像HR系统、销售管理系统等等,为公司某一个部门服务的。

还有一类叫做企业级的企业服务,这是给整个公司产生价值的产品。我们认为企业自建数据中台是典型的企业级的产品需求,这就可以区分某个产品是不是真正具备中台能力。举个例子,A公司出了一款数据中台解决方案,但是一个部门就可以决策,它绝对不是真正的数据中台。因为按照我们以往的经验,要到CIO、CTO或者董事长这个级别才能决策,这一类解决方案特别重。

章丰:因为这对企业是深度捆绑,他的选择成本也高。但是一旦企业选择你们之后,依赖性很强,切换代价特别昂贵。

风剑:有句话叫创业公司的归属就是死亡,活下来是奇迹。客户也会有这样的顾虑,那么重的产品,万一数澜科技死了怎么办?对于客户来说,这种代价是不可接受的,直接导致数字化转型之路至少得浪费两到三年。数澜只有慢慢活得越来越好,生态起来以后,才有客户价值。我们曾经面对过很多诱惑但都放弃了,我希望数澜能走向一个长期的未来。

章丰:现在投资人对你的选择会更认同吗?

风剑:的确更认同,但对营收、业绩的要求也更高。我们在今年十月份做战略聚焦调整的同时宣布公司终止B轮融资,不是不愿意接受投资,是我心里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心,我们必须要靠自己活下来,真正回归初心,公司终究要有自身所能产生的价值才能活下去,不能靠融资给客户带去价值。

章丰:你总是倾向于比较难一点的选择,但是难一点的选择累积到后面,放出来的价值倍数更高。

风剑:这点我是坚定不移地相信。

谈行业发展:

多云环境成趋势 数据中台是必选项

章丰:数澜三周年提出数据中台,打造数栖产品。你对行业未来的发展如何描述?

风剑:未来二三十年,数据中台一定是DT时代里最大的必选项,这条路没有人能够绕得过去。但数澜最后能不能成为风口里最大的受益者?不一定,也可能是别人活下来了,但这件事一定会有人去做。

为什么说数据中台一定是必选项?有几点可以解释。人类过去几十年走过的信息化建设之路,归根结底是完成了业务的数据化。业务数据化的进程越来越快,加速趋势越来越明显,导致企业沉淀了大量数据,比如经营端、管理端、业务端,这些数据之间是互不相连的孤岛。云计算只解决了存储和计算的问题,没有解决数据应用的问题。所以过去我们所有的业务数据化成果如何利用起来?如何为未来做准备?这个问题就摆在了很多公司面前。

第二,过去几十年我们完成了业务的数据化,带来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数据的多样化和多态性越来越复杂,形成特别复杂的“多云环境”。比如一家公司用的OA可能是A公司的,ERP是B公司的,业务系统是C公司的,另一些业务又上传到了一套云端系统上。这些数据怎么融合?大家都无能为力。

章丰:多云环境是一个趋势。

风剑:之前我看过国外一篇报道,预测未来五年全球范围内85%的企业会是多云环境。多云环境的产生,决定数据中台变成一个必选项,这是第二个原因。

第三就是数据应用的问题。过往数据化的过程都靠需求驱动,业务需要什么就构建相应的IT能力来支撑。未来这种能力已经远远跟不上企业发展,所以企业未来需要更多去考虑场景驱动。中台不是直接解决某一个特定的业务问题,而是解决未来的场景性问题,有可能是业务端的,有可能是管理端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数据能力和价值源源不断沉淀,随时应对新场景的出现,所以把这种能力叫做场景驱动。

谈数据资产:

数据会作为资产进入企业财报

章丰:DT时代,像数据中台这样一套机制、方法和工具的组合,它会是基础设施级的,未来一定会大规模地付诸于实行。

风剑:对。而且当我们所有IT建设的成果,最后沉淀下来数据,这些数据在未来有一天一定会进入财报,作为企业的资产。过去我们在做业务的数据化,未来我们就做数据的业务化。

章丰:解决数据资产进入财务报表的问题,有什么估值方法?

风剑:国家也正在推动一些数据资产标准。在我看来,未来有一天如果一家公司把数据作为真正的资产体现在财报上,有几点是必然的。第一,公司有多少业务是用数据去支撑的,带来多少价值?第二,数据资产体系的体量和数据资产的使用情况,三是数据资产的质量问题。目前这方面已经慢慢有了规范,比如说像金融科技3.0,有很多质量相关的标准,未来一定会出现专门的机构来做数据资产评估。

章丰:这里我想做一个可能不够精确的类比。如果拿当年企业上云类比的话,数据中台现在的发展相当于企业上云的哪个阶段?

风剑:还是在企业上云特别早期的阶段,相当于2013年左右。那时候大家觉得数据一定要上云,纷纷买服务器,后来发现不对劲,买那么多服务器没有什么价值,我究竟要做什么软件?所以数据中台可能也会经历这样的发展路径。我有个也不一定对的预测:明年会是数据中台备受质疑的年份,可能出现大量的负面声音,甚至质疑数据中台是一个伪命题。

章丰:今年大家会有很高的关注,带来过度关注和解读,然后会走向一个有些失望、反差的阶段?

风剑:对。很多技术在发展和接受期的时候,都会经历这个阶段:舆情先行,头部的客户跟上,然后发现腰部跟不上,舆情会断崖式下跌,出现各种负面声音,同时把一部分浮躁的泡沫挤出去,慢慢进入一个慢速的良性阶段,包括云计算、大数据也是这样的路径。当前我理解数据中台行业,大家对于数据中台的期望远远高于行业的沉淀和能力,有些方法论是需要实践检验的,毕竟企业级产品需要很长的周期。

谈区块链技术:

数据应用基础设施重要的核心能力

章丰:像区块链这样的技术本质上跟数据业务的发展,尤其是数据的可信是高度关联在一起的。你觉得未来在数据业务里会是什么样的前景?

风剑:区块链在数据业务里的应用有两种方式,一种它本身是数据使用的方式,可以把它当成应用的一种场景来解读。比如有些地方用区块链技术做数据的可信、安全,这是可行的。另一方面它也会是我们未来构建数据基础设施的基础能力之一。

章丰:它会成为企业把数据用起来的工具组件里的一部分?

风剑:一定是未来数据应用基础设施里很重要的核心能力之一。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必然会导致数据的处理复杂度和响应能力大幅度降低,它是以时间换空间的方式来保证数据安全。所以未来伴随数据技术的发展,比如量子计算机大面积出现的时候,区块链技术一定会成为必选项,因为量子计算机足够快。就目前情况来看,本来一个交易只要一秒钟,现在利用区块链技术结果发现一分钟要一小时,那还做什么呢?

章丰:但是量子计算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风剑:量子计算机解决了效率问题,我们就可以选择最安全的方案,每个企业都会重视数据安全的问题。

谈人才培养:

数据中台人才供不应求 亟待全社会推进

章丰:数澜也在做数澜大学,人才培养方面是哪些是未来值得做的方向?

风剑:数据中台是全新的领域,它对知识构成的要求也不一样。目前整个行业的人才培养是远远供不应求,我们也跟行业输出了很多,包括数据中台的分享,大部分是免费的。数澜早期也跟高校等一些外部机构合作,高校是人才输出的摇篮。中长期我们必须要靠整个社会的力量,高校、企业、社会等共同促进,中台才能往前推进、真正落地下去。

章丰:数澜大学主要是面向开发者还是?

风剑:开发者和企业两块。面向企业有两类,如果是我们的客户,我们要定期把方法论、行业知识、先进技术传递给他们。我们也听到很多声音,希望数澜把认知和经验开放给大家学习,所以我们定期也会举办收费培训,比如中台架构师课程。12月,由数澜的专家们撰写的书籍《数据中台:让企业数据用起来》也会正式上市。我希望通过这种多样的形态,源源不断地发挥数澜的价值。

谈核心价值观:

聚焦客户价值 关注全员成长

章丰:在我目前采访的“数字新浙商”里有三分之一是阿里的同学,我发现你们都有共同特点,比如公司里会采用花名体系等等。阿里打拼这些年,对今天的你和数澜有哪些影响?

风剑:首先我觉得花名跟国外公司用英文名一样,它是消除职级的很好的方式之一。阿里是一家特别鼓励创新的公司,只要有能力,在阿里都能人尽其用。

章丰:大企业其实是很难做创新的,阿里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风剑:阿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文化叫做“拥抱变化”,大家在拥抱变化的时候,容易让团队失去归属,让个人失去归属。这时候大家要活下去的动力,就是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阿里会根据价值观逐条对员工进行ABC评级,C意味着不合格。在六条价值观里,其他几条如敬业、激情都有C的选项,但拥抱变化是唯一不允许打C的。这就避免管理者利用拥抱变化,对员工的创新尝试加以指责。

章丰:现在数澜最核心的价值观是什么?

风剑:阿里是一家以to C为核心基因的公司,我在华为和金蝶两家公司分别呆了五年,这两家典型的to B公司对我影响也特别深刻。数澜最重要的文化就是聚焦客户价值,这是数澜活下去的最重要的核心文化之一。对内我们的价值观叫全员成长。我们对员工成长这一块要求极高,所有员工每年都要参加公司组织的沙克尔顿考试。

章丰:沙克尔顿考试?考什么?

风剑:就考数澜的产品和业务,对不同岗位员工的要求不一样。比如技术岗不仅要了解数栖的产品有哪些功能点,了解为什么设计这个功能点,还会问对数据中台的理解等等,特别严格。

章丰:还有面试?

风剑:根据岗位需求有的要面试,一个人30分钟到一个半小时不等。面试不是泛泛而谈,比如数据接入能够适配多少种数据源,至少说出三到五种,甚至产品里某个功能的按钮在什么位置。

为什么这么做呢?试想一下,如果客人来了问数澜是干吗的?你回答“我们是一家大数据公司”,“是做数据中台”。数据中台是什么样的能力?“不知道”。这肯定不合格。数澜提出未来三年的核心战略是把数栖打造成企业级产品,把数澜打造成真正具备企业级服务能力的公司。如果每个人出去介绍公司讲得五花八门,对自己的产品都不了解;如果我们客户来了要了解数澜的业务,还要专门找人去讲,公司怎么发展?

章丰:你们还有个有趣的文化,会议室都是魔兽世界的地名,你的花名也是来自于这个游戏里面吗?

风剑:对,“风剑”是魔兽世界游戏里面的一把传奇武器。这把剑特别难获得,有人测算了过,真正大概率获得这把传奇武器平均要很多年,而且要不间断地每周去打副本。

章丰:你当时自己有没有在游戏里获得?

风剑:没有。

章丰:所以你干脆自己取名叫风剑?

风剑:它本身挺有意思,另一方面也符合早期我在阿里武侠的文化氛围。数澜的很多会议室都用《魔兽世界》的地名来命名,比如说北风苔原、闪光平原,艾尔文森林、阿拉希高地。都是特别美的地方,有些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一种残酷的美。因为创业本身是一件特别难特别残酷的事,我们想让它更有意思。

还有像数澜的LOGO是一只倒挂的树懒。为什么选树懒?正好公司成立的时候,《疯狂动物城》上映特别火,里面不是有个树懒先生嘛,盖章特别慢,飙车又特别厉害,快如闪电。我们就觉得特别符合数澜这家公司,该快的时候快,该慢的时候慢。因为做企业级产品真的很慢,你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和周期来沉淀,但是公司的发展必须要快。

快问快答:

章丰:你最得意的事情是什么?

风剑:创建数澜。

章丰:最沮丧的事情?

风剑:创建数澜。

章丰:最期待发生的事情?

风剑:数澜活着,活得更久一点。数澜活得越久,我们对客户的价值越大。终究有一天,它还是会死去,也许五年,也许十年,也许一百年。所以我最期待的就是数澜活得久一点。

章丰:最害怕发生什么?

风剑:从来没想过,真的没想过。只要我们都在,世界上没什么可以害怕的。

章丰:你对数字新浙商的“新”字怎么解读?

风剑:做过往没有发生过的事,做过去想都没有想到的事。

收藏此文章 点赞此文章

评论 (0)

暂无用户回复

评论此篇文章

登录后可回复
/1000